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游天姥吟留别

自娱自乐、自得其乐、知足常乐、永远快乐!

 
 
 

日志

 
 

“戏说”《食品安全欺诈行为查处办法》  

2017-04-13 08:16:04|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04-12 在水一方 食药法苑


对于食药总局正在征求意见的《食品安全欺诈行为查处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大体通读了几遍,总有一种的怪怪的感觉。如鲠在喉?也不全是。下面就不揣浅陋“戏说”一下个人的感受,注意是“戏说”,不是“细说”。既是“戏说”当然不能称之为意见或建议,姑且算是私下说说而已。


首先,《办法》的出台是否真有立法必要?国家工商总局曾经出台过一个《欺诈消费者行为处罚办法》,该办法第二条开宗明义地指出“本办法所称欺诈消费者行为,是指经营者在提供商品(以下所称商品包括服务)或者服务中,采取虚假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欺骗、误导消费者,使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行为。”食品安全尽管很重要,但也只是众多商品(以下所称商品包括服务)中的一种特殊形式,也超不出商品这一范畴。在《欺诈消费者行为处罚办法》还没有废止的情况再出台一个所谓的《食品安全欺诈行为查处办法》是否合适?如果仅仅是因为前者的执法主体是工商部门,而为了显示食药部门对食品管辖的正当性或者权威性非要出台这样一个办法,是否有“作秀”之嫌?大家知道,食药部门监管的重点应当是食品药品质量是否安全,是否符合国家标准,这也正是食药监管的权威和专业所在。而不是过多的关注食品药品经营行为是否规范,是否存在欺诈,这些应属于市场秩序的范畴,是市场监管部门的职责所在。

为了出台而出台,为了立法而立法,这既有悖食药监管的属性,也难免给人以作秀之嫌。写到这里,不由得想起一句话,原话已记不全了,大体意思是“也许我们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出发”。我们也常说,不忘初衷,继续前行,食药监管的初衷何在?不言自明,“四个最严”是标准,确保从农田到餐桌上的安全是目标。在目前整个系统人员不足的情况下,应当把有限的监管资源和监管力量用在“刀刃”上。再退一步讲,如果食药总局非得想在“食品安全欺诈”立法方面有所作为或者想弥补一下《欺诈消费者行为处罚办法》有关食品方面空白的话,何不在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中加以规范或明确;徒法不足以自行,也许等《条例》下一步出台以后,再做有关方面调查研究也为时不晚。

其次,《办法》相关条款是否有悖立法的基本原则?大家都应记得李克强总理曾经说过的两句话,“法无授权不可为”、“法无禁止即可为”,大家也应清楚“下位法服从上位法”“部门规章不得与法律法规相抵触”等法律适用原则。让我们且看一下《食品安全欺诈行为查处办法》第三章的法律责任中的第十七条到第二十六条,通篇充满了“并对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元以上***元以下罚款”等内容,既然作为上位法的《食品安全法》都没有类似的对相关个人的处罚条款,作为一个部门规章或者规范性文件是谁授予的处罚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权利?底气何在?依据何在?更遑论上述条款是否还有悖“一事不再罚”的处罚原则尚需另当别论。食品生产经营单位违法尤其是企业法人违法,不能说和其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负责人等相关人员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如果全部归过于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负责人难免有以偏概全或偷换概念之嫌。据笔者所知,除了刑法、证券法等法律对企业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负责人有追究其连带责任的规定外,作为部门规章或规范性文件更是鲜有其例。


第三,《办法》对当事人法定代表人等自然任“并处”的处罚条款是否增加基层监管人员执法风险?总局征求意见的《办法》中“并对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元以上**元以下罚款”等相关处罚条款间或增加基层监管人员执法风险。对于什么是法定代表人或许并没有太多争议,一切以营业执照核准的为准。那么何为主要负责人?何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何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需要有明确的界定。如果界定不清,所谓的处罚就会得不到落实,就有可能成为一纸空文。再进一步讲,既便对上述人员能够界定清楚,处罚也能够落到纸上,那么对上述人员的罚款又如何执行呢?因为企业是“死的”,为了保持生产的稳定性可能一时搬不走或者一时注销不了,但“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是活的,是可以流动的,一旦为规避处罚索性辞职不干了,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毋庸讳言,总局“顶层设计”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也应当预判到《办法》一旦出台后,如果对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处罚得不到落实或者处罚后罚款得不到执行,作为基层监管人员是否有渎职失职之嫌?

第四,《办法》有关条款是否有越疽代苞之嫌?消费欺诈也好,虚假宣传也好,本质上都属于市场秩序的监管范畴,都应该由《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广告法》、《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法规及其配套规章予以规范。如果为了刷“存在感”非得插上一杠子,是不是有与市场监管部门争权之嫌或者有越疽代苞之嫌。当然自己“学有余”而看到兄弟部门忙不过来的话非得“两肋插刀”帮人家一把,那另当别论。可是实际情况呢?我想大家应该“懂得”,总局也应该清楚,如果确实不“清楚”的话,那就是基层食药监管人员的悲哀了。

   基于以上四点,窃以为在《食品安全法》实施还不满两年,尤其《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至今没有出台之前,就匆匆制定出台什么“食品安全欺诈行为查处办法”似乎没有太大的立法必要。当然如果总局非得出台,基层又有什么办法呢?一家之言,一吐为快,不必当真,权当笑耳。但愿以上“戏言”并不全是杞人忧天。阿门。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