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游天姥吟留别

自娱自乐、自得其乐、知足常乐、永远快乐!

 
 
 

日志

 
 

从“酒精度”的那点事儿再说《食品安全法》与《产品质量法》的适用  

2017-03-01 08:30:36|  分类: 食药辨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02-26 冀博士原创 红盾论坛

近来,看到了“食品检测不合格,适用《食品安全法》还是《产品质量法》”一文,才发现,食品安全监管的一些基础性思想问题原来还是没有解决

今天,借这篇文章,我来说说我的观点:一家之言,有讨论、有引用、有分析,但不拍砖、不炮轰。为了方便看客,我准备采用对照原文进行分析的方法,如有得罪,请豆先生不要见怪。

一、《食品安全法》与《产品质量法》究竟谁特殊、谁一般?

文章说:

在处理食品案件时,食品安全法虽更具有特殊性,但,从法理上说,两部法律并无一般法和特殊法之分。

开篇的文字中就存在着以下认识问题,为诸君分析如下:

1没有法理和现实依据证明,“在处理食品案件中,《食品安全法》更具有特殊性”

例如:消费者到市场上买二斤带鱼,公平秤上发现只有一斤,这是食品问题,是一种食品销售当中的“缺斤短两”问题,是不是因为是食品,所以在处理的时候《食品安全法》更具有“特殊性”?再如,北京曾发生一起食物中毒导致三人死亡案件,调查发现是投毒行为导致(刑事犯罪),按照豆先生的观点,由于其结果是“食物中毒”造成的,于是《食品安全法》就“更具有了特殊性”?还有,用马肉冒充牛肉进行销售,是不是算食品安全问题,《食品安全法》“更具有特殊性”?

还有很多诸如此类的事例。

不是冀博士在这里抬杠。而是这种观念背后存在着一个巨大的认识误区:就是大家在谈《食品安全法》的时候,脑子里常常是只有“食品”二字,忽视了“安全”这个重要概念的存在,以为《食品安全法》是《食品法》。其实,《食品安全法》管的是“食品安全”问题,而不是“食品”问题。《食品安全法》给出了“食品安全”明确的定义:即“指食品无毒、无害,符合应当有的营养要求,对人体健康不造成任何急性、亚急性或者慢性危害。”这是对本法规制范围的明确界定。用这个基本定义衡量,不难区分包括上述事例在内的什么问题才可以适用《食品安全法》。如果遇到的问题里,主角虽然是食品,但问题性质根本不符合上述定义,那为什么要适用《食品安全法》呢?

在马肉冒充牛肉事件曝光以后,网上可见的欧盟表态是,“欧盟委员会主管食品安全和健康事务的委员保格(TONIOBORG)等欧盟高官强调,不可能纵容‘包装上贴着牛肉的标签、包装袋里却装着马肉’这样的行为,无论谁是消费者,都不会认可为买马肉而付牛肉价钱的做法”除此之外,没有进一步认定此事件为危害食品安全事件的报道。也就是说,这是一件损害消费者权益的事件,没有证据证明与食品安全有关,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报道说当事人被以食品安全的相关法律进行处理。

2、从法理上说,《食品安全法》与《产品质量法》在适用上,确实存在着谁是“特别规定”、谁是“一般规定”的问题。

首先,豆先生弄混了《立法法》规定中的概念。《立法法》第九十二条规定的原文是“同一机关制定的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特别规定一般规定不一致的,适用特别规定”。这里不管是“特别”还是“一般”,修饰的主语都是“规定”,而不是“法”。什么意思?意思就是,在可以进行“特别”还是“一般”的比较中,可能是法律之间,也可能是同一机关制定的法律文件中的某些内容。

例如:目前方兴未艾的职业举报人购买“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后要求十倍赔偿的行为,其实就是利用法律竞合中特殊规定优于一般规定的原则屡屡得手的典型案例。此类情形符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同时,也符合《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从立法的相关规定对比可以看出,肯定要适用后者。一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在条款中干脆明确了一旦竞合、其它法律优先的原则;二是即使没有这一明确意思表示。“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是《食品安全法》中具体明确的表述,对于具体情形而言,这就是《立法法》中所说的“特殊规定”。

其次,豆先生说对了一个概念,就是在一般意义上,《食品安全法》与《产品质量法》确实不存在着特别法与一般法的关系。很多人认为,因为食品也是产品的一部分,食品安全是产品质量的一部分,所以对食品安全的监管不过是产品质量监管的内容之一,所以两部法律是一般与特殊的关系。这种认识是不正确的。关于食品安全与产品质量的关系,冀博士在公众号文章“食品安全不是产品质量”一文中有过大概的比较。这里就不重复了。

二、对标准适用、检验结果与酒精度超标的辨析。

在这一段豆先生的主要论述中,包含着诸多眼花缭乱、云山雾罩的错误,有逻辑推论上的,有标准使用上的,当然还有法律适用上的。我们来一一做分析。当然,文章不是以“攻击”为目的,所以,豆先生文章中正确的观点我也会重申。

1、关于“违反国家食品安全标准就必须按食品安全法处罚,这一点毋容置疑。比如,抽检食用油中黄曲霉毒素超标,没有人质疑它用不用食品安全法的处罚,因为黄曲霉毒素显然是食品安全问题。”的表达一半正确,一半错误。前一句是毫无争议的真理。这就是一半正确。后半句的举例搞砸了。

“抽检食用油中黄曲霉毒素超标”是否用食品安全法处罚,要看判定“超标”依据的标准是不是食品安全标准,而不是“显然是食品安全问题”的判断。黄曲霉毒素超标当然是食品安全问题,但是这种判断是立法者或标准制定者在制度设计时可以用来依据的,而不是执法者适用法律的依据。执法者在判断某一情形是否适用《食品安全法》定性并处罚时,唯一可以依据的不是这种“理性的判断”,而是法律的明确规定,在豆先生的这个“举例”中,正确判断这一情形适用《食品安全法》的依据是:检验结论是依据食品安全标准判定做出的,并且检验报告符合法定要求。这个逻辑有点儿绕圈子,但,这就是“法治思维”。针对这个举例我们再举个例子就能说明其“举例”的错误:假如国家标准制定部门精神错乱,把关于“黄曲霉毒素”的标准弄成非食品安全标准,那执法者还能适用《食品安全法》吗?显然不能了,尽管这个执法者可能是是一个食品安全专家,对“黄曲霉毒素”的问题“显然是食品安全问题”有绝对清醒的认识,但依法行政的基本要求是不能违背的。

2、关于“质量指标纳入食品安全标准就必须按照食品安全法处罚。
    
我们拿大家争议最大的白酒中酒精度为例来说说这件事。酒精度显然是质量指标,但是它违反了国家食品安全标准”的表述依然是一半正确,一半错误,呵呵。

前一句是绝对真理。无论什么指标,按照《食品安全法》的规定,只要是纳入了食品安全标准,那就必须适用《食品安全法》。

毛病出在后一句上。“酒精度显然是质量指标,但是它违反了食品安全标准”,这是什么逻辑?我知道的关于白酒酒精度的标准有三个:

第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白酒中酒精度的试验方法 GB 10345.3-89》(废止)

第二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白酒中酒精度的试验方法 GB 10345-2007》(现行)

第三个GB 5009.225-2016《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酒中乙醇浓度的测定》(尚未施行,2017年3月1日起执行)

第一个是质量标准(注意不是食品安全标准),但已废止,被第二个替代;第二个还是质量标准(注意还不是食品安全标准),是目前正在执行的标准,从今天说,还有几天就要被第三个替代。也就是说,直到今天,酒精度的检验方法与判定标准都不是食品安全标准,那么豆先生关于“酒精度是质量指标,但却违反了食品安全标准”的表述从何而来?注意,第三个是食品安全标准了,但是这个标准要从2017年3月1 日起替代GB10345-2007开始生效。莫非豆先生未卜先知?提前就以未实施的标准开始判定“酒精度”的问题性质了?以我对豆先生的了解,肯定不是!那会是什么问题导致这种混乱的判断呢?

3、关于食品安全法规定:食品安全标准是强制执行的标准。除食品安全标准外,不得制定其他食品强制性标准。的表达又是一个绝对正确的真理。

4、来看关于“我们来看GB2757—2012《食品安全标准蒸馏酒及配制酒》中如何规定的。在理化指标中并无酒精度指标。但是,在该标准4标签4.2中规定,应以%vol为单位标识酒精度。在该标准4标签4.1规定蒸馏酒及其配制酒标签要符合GB7718规定——这里标准说的是,要按要求标示酒精度,同时并无指标限定要求。”的表述,我终于弄明白了豆先生为什么会有前面的错误表达了,原因很简单:标准弄错了

对于“酒精度”的检验与判定,国家是有标准的,只不过目前现行的标准都不是“食品安全标准”,而是“食品质量标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豆先生在文章里只字不提这两个专门针对酒精度进行检验与判定的标准,却转头去看一个与酒精度本身完全无关的标准GB2757—2012《食品安全标准蒸馏酒及配制酒》,这个标准的检验与判定指标主要是针对理化、污染物与真菌毒素的,对酒精度的规定只是标识方法与保质期免标的条件,真心与酒精度的检验无关啊!所以,放下有“酒精度”检验的标准,去找一个规定“酒精度标识方法”的标准来谈酒精度的检验,我怎么就觉得有点天旋地转了呢?

行文至此,我们再往下看豆先生关于从这个标准再转至“7718”的规定、并如何依据“7718”对酒精度是虚假标注的判断推理已经毫无意义了。

这是豆先生对标准依据错误使用的根本误区。

还有的错误是:对同一个违法情形同时违反了两个以上法律规定的时候,行政执法应当以哪一个为主进行查处?

举个例子,任何一种预包装食品,如果其标签上标注的食品添加剂被检验证明超量添加,那么它都出现了“一个行为同时违反了两个法律规定”的情形,即“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和“标签虚假标注”,这个时候,我们强调的是哪一个?现实执法中,我们肯定是以处理“超限量使用”为主,“虚假标注”的行为一般应当“吸收”在前一个违法行为的查处中。在豆先生关于酒精度的标准依据与判定中,即使讨论从GB2757—2012《食品安全标准蒸馏酒及配制酒》转至“7718”,也属于次要问题,而“酒精度”本身不符合标准要求的问题无论如何也应当是主要问题呀!

三、对文章结论的结论。

通过前面的分析,结论已经是不言自明:豆先生的肯定回答肯定是不正确的。

1、酒精度的问题到目前为止违反的还是食品质量标准,且该问题“显然不是食品安全问题”,所以必须按照产品质量法处罚,而非食品安全法。

2、酒精度检测值违反的是国家食品质量标准,标签标识的真实性问题只是一个具有“牵连”关系的问题,按照“特殊规定优于一般规定”的原则,不应当单独予以处罚。
   3
、总结论是,酒精度不合格应按产品质量法处罚,而不能用食品安全法按标签真实性处罚。

五、关于文章标题的分析。

或许是出于“吸引眼球”的考虑,豆先生文章的标题以“检验不合格适用哪个法”为发问,其实存在着两个问题:

一是想以小见大,但选择的事例不能支撑这么大的题目。酒精度的问题就是一个产品质量问题,对这一点,豆先生也在文章中承认。在现实中,很多可能“跨界”食品安全与质量之争的问题都比“酒精度”的问题更值得拿出来做分析。

二是“检验不合格”存在着不同情形,通过依据的标准就可以判断适用哪个法律。这一点豆先生在文章一开始就明确表述了。而目前真正的问题在于,很多人对“食品安全标准”的概念与范围存在着模糊认识,客观上我们国家的食品安全标准也存在着需要进一步完善的空间。但是,在目前已经完善的食品安全标准领域,如果检验不合格,根本不会存在“适用哪个法律”的问题。

(本文所有观点纯属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机构立场!如有雷同,纯属知音!——冀博士注)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