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游天姥吟留别

自娱自乐、自得其乐、知足常乐、永远快乐!

 
 
 

日志

 
 

“行政行为成熟原则”在商标行政复议案件中的适用  

2016-12-07 08:48:41|  分类: 复议诉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01月21日   中国工商报提供  

   2009年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开始履行处理商标注册程序性争议行政复议案件的职能。所谓商标注册程序性争议的行政复议,是指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认为商标局在商标注册、变更、转让、续展、注销、撤销、异议等工作中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向国家工商总局提起的行政复议,《商标法》、《商标法实施条例》和《商标评审规则》有关条款规定的商标评审案件不属于行政复议处理范围。本文为叙述方便将其简称为商标行政复议。商标行政复议制度的功能一方面是给予行政管理相对人的一种权利救济途径,更重要的是行政机关内部自我纠正错误的一种监督制度。商标行政复议案件与商标评审案件虽然都由商标评审委员会负责处理,但这两种类型案件从审理程序、适用的法律规则、审理对象、审理期限等方面都存在较明显的区别。审理商标行政复议案件时会适用与审理商标评审案件不同的法律规则,“行政行为成熟原则”即其中之一。本文拟结合一起商标行政复议案件,对“行政行为成熟原则”在商标行政复议案件中的适用作一介绍。

  基本案情

  2009年3月2日,A公司以商标连续3年停止使用为由,对B公司所有的某注册商标提出了撤销申请。2009年3月13日,该注册商标经商标局核准转让给C公司所有。2009年3月30日,商标局以“撤销申请书上所填写的被撤销商标的注册人名义与原注册人名义不符,应为C公司”为由,向A公司发出《撤销申请补正通知书》(简称补正通知书),要求A公司对撤销申请予以补正。由于A公司认为其撤销商标申请在先,商标局核准商标转让在后,商标局要求A公司补正撤销申请系违法要求其履行义务,故向国家工商总局提出了行政复议申请。

  商标局答辩称,在审查针对该注册商标所提出的撤销申请过程中,该商标的转让申请已被核准,并在《商标公告》上予以公告,此时,该商标的专用权人是C公司而非B公司,因此,其要求A公司补正变更注册人名义并无不当。

  复议结论

  国家工商总局经审理认为,行政复议案件的审理对象是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与合理性。本案中,商标局发出补正通知书这一具体行政行为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即补正通知书本身并不是商标局针对A公司的“撤销商标申请”应否受理所作的最终行政决定,而仅是在受理环节一个阶段性行政行为。虽然本案双方当事人针对补正通知书中的内容产生了较大争议,但在补正过程中A公司仍然可以并且已经向商标局陈述了其有权不进行补正的理由。因此,在商标局未对申请人的撤销商标申请作出是否予以受理的最终决定前,不应打断正常的行政程序,而应由商标局在补正程序中就A公司关于补正的申辩理由是否成立作出独立判定。在商标局作出最终的行政决定后,如果A公司认为最终决定不具有合法性,可以将本案中的复议理由与最终决定一并提出复议申请。故双方当事人就需补正的具体事项产生的争议不属于本案合法性、合理性的审查范围,申请人以此为由主张撤销补正通知书的复议请求不能成立。

  评析

  (一)“行政行为成熟原则”的含义。

  “行政行为成熟原则”起源于美国的司法实践,是审理行政诉讼案件时适用的一条基本规则,它要求被指控的行政行为只有对相对人产生了实际的不利影响并适于法院审查时才能接受司法审查。该原则反映了这样的理念:法院不过早地干扰行政活动,以免打乱正常的行政程序,只有在行政行为最终决定产生后即行政行为“成熟”以后,行政相对人才能求助于法院。

  (二)适用“行政行为成熟原则”的理由。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行政权对社会生活进行调控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扩展,行政行为的种类与形态不断丰富。很多行政行为并不能够产生具有最终效力的决定,而是具有预备性或中间性的特征,这些阶段性的行政行为由于不是行政机关的最终决定,因此原则上不会对行政相对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实质影响。如果法院对这些阶段性、中间性的行政行为进行司法审查,将会破坏正常的行政程序,干扰行政机关的判断,以司法权来代替行政权的行使。对于法院而言,由于中间性的行政行为只是整个行政行为过程中的一个环节,整个行政行为并未完结,行政机关与行政相对人之间的争议也并不明朗,对于这些未“成熟”的行政行为,法院也很难进行及时正确的审理。行政相对人如对中间性的行政行为不服,完全可以等到最终行政决定作出后,将中间性行政行为具有的违法性作为整个行政行为的违法性事由一并提出从而获得救济。

  虽然“行政行为成熟原则”是行政诉讼中常常适用的原则,但考虑到行政诉讼与行政复议在制度宗旨、制度设计上所具有的高度类似性,因此该原则在行政复议案件审理过程中也可以适用。

  (三)行政行为“成熟”的标准。

  在实践中,最常见的判断标准就是“最终决定”标准。如果行政机关未对行政相对人作出最终的处理决定,为了避免司法审查打乱正常的行政程序,则认为此时行政行为并未“成熟”。当然,伴随着行政法理论的发展,该判断标准近年来也受到挑战。鉴于在个别情形下,即使属于中间性行政行为也会给相对人带来权利义务上的实质性影响,为了给予行政相对人更大的救济空间,又逐渐产生了“实质性影响”标准。例如美国《联邦行政程序法》规定,任何人由于行政行为而受到不法的侵害,或者在某一有关法律意义内的不利影响或侵害,有权对该行为请求司法审查。

  (四)本案中的补正通知应属于“未成熟”行政行为。

  本案中,商标局向A公司发出补正通知书行为属于典型的“未成熟”行政行为。首先,对于A公司提出的撤销商标申请而言,只有商标局在受理环节作出予以受理或不予以受理的决定,才属于受理环节的最终决定。发出补正通知是商标局针对申请手续基本齐备或者申请文件基本符合规定,但是具有需要补正的情形作出的行政行为,它是受理决定的前置环节,因而属于阶段性、中间性的行政行为,而非受理环节的最终决定。其次,虽然补正通知书中要求A公司进行补正,但并没有实质性地影响相对人的权利。A公司接到补正通知书后,如果按要求进行了补正,则商标局会予以受理;如果A公司不同意补正,其可以陈述不同意补正的理由,该理由是否成立,商标局会依法进行判定,并作出最终决定。本案中A公司已明确向商标局提出了不同意补正的申辩理由,此时行政复议机关的职责是对商标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与合理性进行审查,并不是要越俎代庖,代替商标局判断相对人的申辩理由能否成立,否则会干扰商标局正常的行政流程。由于商标局还未对相对人的申辩理由作出判定,在未作出最终不受理决定前,相对人的权益不会受到实质性的不利影响,更何况商标局还存在接受相对人申辩理由的可能性。如果商标局最终作出了不予受理决定,则相对人可以将其针对补正通知的申辩理由,一并在针对最终决定的行政复议中提出。综上,复议机关认为,由于补正通知属于“未成熟”的行政行为,故A公司的复议理由不能成立。

  在此商标行政复议案件中,双方当事人针对补正通知的合法性展开争辩,而行政复议机关则另辟蹊径,适用“行政行为成熟原则”予以审理,回避了补正通知书内容是否合法的问题。这种处理方式既保证了行政机关可以正常行使职权,也未对复议申请人的复议救济权产生不利影响,使得复议决定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史新章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